丰收在金秋:新疆人工与机械化摘棉相结合亚克西



商悦传媒   2019-05-16 05:20

导读: 而且,你指的意外,如果说是正向的话,就是惊喜那一种的话,我可以说大自然经常给我惊喜,基本上我每次出去...

  而且,你指的意外,如果说是正向的话,就是惊喜那一种的话,我可以说大自然经常给我惊喜,基本上我每次出去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说我会看到很多野生动物不为人知的一面,我也会通过不一样的角度观察到大自然多元的美好,比如说一个植物开了花,比如说盘羊在打斗,他们巨角撞击的声音会在整个山谷中回响,比如说河狸妈妈会带着宝宝在河面上晒太阳,再比如说…有很多很多这样的场景,我描述都描述不过来,我想在我的印象里面,这些才是大自然给我给的那些意外吧,而且我特别喜欢这些意外。

  申老师您好,请问地震的孕育和发生规律属于世界性难题,也是难预测的自然灾害,可能几代科学家的研究进展都是有限的,对于您来说一生皓首穷经在这个领域的意义在哪里呢?

  首先我想说,科学的魅力就在于她的未知性。从古至今,科学发现和科学进步都是人类好奇心的结果,也因为这些好奇心的存在,推进了自然科学问题的不断突破,推进了人类社会进步和科学技术发展。一个科技人员,既然走到了地震科学这个世界性科学难题面前,绕开或后退都不是理由。在这个难题面前,我也痛苦,我也彷徨,但是如果能够为后来人解开这个世界之谜提供一片有用的砖瓦,我问心无愧,也心满意足。

  其次,地震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应该是有解的,否则就是不可知论。只是这个解是什么?在哪里?需要不同学者不同角度去发现、去论证、去探索。我们现在的困难是多方面的:破坏性地震发生的小概率属性限制了我们对其孕育发生特征规律的统计认识;震源深度的不可入性、尤其是震源深度处超高温超高压环境下的物理化学过程及其与地表的差异给现有的理论带来了很大误差;观测技术的局限性也使我们失去了诸多本该获取的信息。这都是未来地震科学研究向纵深发展必须面对的现实。

  第三,伽利略说:追求科学,需要特殊的勇敢。探索地震科学,也需要特殊的勇敢,需要接受不同人员的质疑,需要面对长期出不来成果的白眼。我自己十五年前开始负责一个项目,历时十五年,到2018年2月项目成功告一段落,写下了一句感概:十五载呕心沥血,读数据,穷机理,钻技术,百千同仁竭力铸造张衡星;五千天殚精竭虑,问名师,找外援,寻后生,几代学者联手共圆科学梦。回首自己的过往,一方面庆幸自己有机会做这么一件事,同时也深以为做成事太难,需要勇气,需要理解,需要支持。

  老师您好,近年来许多地区开始重视学生的身体素质,已经将体育定为升学考试必考科目,请问您觉得音乐是否有可能或有必要纳入升学考试范围呢?

  谢谢您的提问!在我看来,短期内将音乐纳入升学考试范围并不现实,因为音乐与体育不同,掌握一门音乐的技艺需要付出多得多的时间与精力,如果普及开来对于课业负担已经相当繁重的孩子来说并不现实。从我个人角度来讲,科学与美育教育是同等重要的,二者在不同的维度具有不同的价值,科学即我们平时所学的数、理、化、生、计算机等实用科学在未来能够帮助孩子未来找到更好的工作,但是美育即艺术方面的教育培养,能够丰富孩子的情感和内心世界,同时也会帮助孩子心智发展得更加成熟和健全,而健全的心智(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情商)对于一个人的未来发展更为重要。因此,音乐作为艺术的一部分,即便没有纳入升学考试的范围,对于有条件的家庭,如果孩子真正感兴趣,我建议还是应当自行培养的。